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聚焦

行业聚焦

中国建材杂志:我的心是一片海洋

 中国建材杂志:我的心是一片海洋 来源:中国建材杂志社 作者:秦春雨发布时间:2012/4/10 16:09:01

  还是那栋办公楼,还是那间简朴的办公室,宋志平在这里工作了整整10个年头。今天的他头上已有了不少白发,然而微笑与淡定依旧,仿佛10年间他所创造的种种不平凡只是一丝淡淡的涟漪,抑或是10年砺剑更让他增添了几分静纳百川的定力。今天,采访宋志平有个轻松的开始,他让我们先和他一起听着蔡琴的歌—— 

 我的心是一片海洋,

 可以温柔却有力量。

 让鱼儿可以随波逐浪,

 使船帆可以顺利归航。

 宋志平对我说,“人应有海洋一样的胸怀和品德,仁爱、包容却又有气势磅礴的力量。我喜欢这首歌的意境,讲爱、讲包容、讲付出、讲责任。”

 宋志平的声音和蔡琴的声音似有一种相融的共性:轻缓而有力量,深邃而又坚强。我开始明白了他今天的用意——

 他要向我讲述的,一定是他这些年,萦绕在心底里的歌声——


素直的心

有一种光亮小小的,却能为人指引方向。

有一种力量微微的,却能让人变得坚强。


 宋志平讲话的语调舒缓而平静,厚重而谦和,不急不躁,不慌不忙,就像一位老师在循循善诱,娓娓道来。作为一个统帅20万大军的两个中央企业的董事长,要做到这一点,实非易事。于是,早年一位记者,干脆写下一部鸿篇巨制式的报道——《师者宋志平》。确实,在时下这个诸事、诸人、诸环境都很浮躁的一日千里瞬息万变的社会里,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是需要有相当定力的。

 屈指算来,宋志平在中国建材集团已经整整干了10年。这10年,他把一个只有20亿销售收入而又有30多亿不良债务的企业,奇迹般变成了一个近2000亿收入的世界500强企业!这100倍的飞跃不但让建材行业震惊不已,就是在撑起中国半壁江山的上百家中央企业中,也足以让那些威震四方的老总们重新审视这个不曾引人注目的行业和这位让人不得不尊敬的企业家。

 到今天,如果再谈宋志平一年卖了多少水泥、多少玻璃,出口了多少玻纤、进口了多少木材,搞了多少新型建材、新型房屋、新能源材料,好像都已经不重要,因为对这家企业,媒体曝光率实在太高。建材行业一年中发生的大事:投资、建厂、竣工、点火、扩张、重组、签约、出口,好像没有哪一件事能少了CNBM的参与,也总能看到宋志平的身影。

 十年一觉扬州梦,风雨归来已是春。在这熙熙攘攘、纷纷芸芸、亦梦亦醒的忽暝之中,在这光环笼罩、赞歌飞扬、锣鼓喧天的璀璨之下,宋志平的内心世界,究竟是五彩斑斓还是平静如水,究竟是饕餮杂陈还是圣洁如冰?他在决定关乎集团历史转折的三大战略之际,究竟思想深处在斗争什么?心灵之巅又撞击出哪些火花?是长风破浪还是暗流汹涌?是慷慨悲歌还是浅吟低唱?似乎这些,才是人们想急于探知的秘密。

 世界上的著名企业家,凡是功成名就或建树百年的,没有哪位不是思想家抑或哲学家。从亚科卡、韦尔奇到乔布斯,从松下幸之助到稻盛和夫,他们总会有闪光的思想、闪光的语言流传于世及至著书立说粉丝如云。工作在宋志平身边的人,现在已经有这样的感受。他们觉得,身边这位董事长的潜意识里,总有那么一种东西,一种力量,在影响着他、左右着他、支配着他、引领着他,那似乎是一种植根于他心底之内、融化于血脉之中的“生命法则”。

 宋志平并不否认。他认真地说,“企业家首先要有一颗素直的心。”这似乎很好地诠释了他的这个法则。“素直”一词源于日本,如果翻译得更准确一些,应该是“纯正的心”。松下幸之助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时候出了一本很小的册子,书名是《经营的本质》,其中一篇重要文章是说企业家要有一颗素直的心,那也是他的内心独白。宋志平把这个小册子发给中国建材集团的管理干部,让大家去读,去认真理解。

 “要知道,作为一个企业家,具备一个良好的心理素质是多么的重要。”宋志平如是说。

 从事建材的人都知道,与全国各个行业相比,建筑材料行业是一个艰苦的行业,无论从工业基础、环境治理、收入水平,都曾经与人相去甚远。“傻大黑粗”、“灰头土脸”好像成了砖瓦灰沙石的代名词,“灰耗子”、“尘封世界”好像总是和水泥厂连在一起。即使今天建材行业随着技术创新、设备规模大型化,以及结构调整、产业升级带来的大型企业峰峦如聚,现代厂房鳞次栉比,也还是抹不掉一些人心中的既有印象。客观地讲,就是建材行业再发生本质性的革命,它与汽车业、IT业相比还是有先天的差距。这是个原材料行业,根子上就不是一个轻松的行业。

 宋志平语气平静地说:“我们从事的就是这样一个行业,要有心理准备,它不会轻松,要甘愿付出。”宋志平不但认为这个行业不轻松,他认为从事国有企业这条道路,本身也不轻松。“做一个传统的行业,做一个国企的领导人,从哪一点讲我们都处在一个艰难的交叉点上,我做了10年央企的负责人,不像人家讲的那么豪迈,那么从容,其实做得很不轻松。”

 为什么不轻松呢?

 宋志平22岁大学一毕业,就来到建材行业报到,在当时周边一片玉米地的北京新型材料试验厂工作,技术员干了3年后,从销售员到副厂长干了10年;后来当厂长干了一把手,又是10年;再后来到上级公司也就是今天的央企中国建材集团,又干了整整10年。33年!他把自己的青春与理想交付予建材行业。

 前些年,宋志平曾给他的姐姐写过一封意味深长的信。信里有这样一句话:“我们都是一个普通人,这一生,就让我们做点普通人能够做的事情吧。”

 这正是宋志平给自己“一个普通人”的定位。也正是这一点,让他抛掉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和行动,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今天,不少人把宋志平当成个传奇人物,也有媒体把他说成谜一样的人物,许多没见过宋志平的人往往把他看成强势领导,但当你走到他的面前,他的和蔼微笑,他的娓娓道来,他的谦恭得体,让你真正理解了他常讲的普通人的真正意义。

 从今天往前数20年,宋志平当过两个企业的一把手。第一个10年,他是北新建材的一把手,他把北新建材从一个濒临倒闭的公司,做成一个建材行业里新型材料企业的标杆,上市公司“北新建材”代表着建材行业深深地影响着当时中国的金融市场。第二个10年,他来到一个被前任总经理称作烂泥潭的企业,面对着被银行冻结的公司账户,和32亿逾期债务,他又用一颗素直的心,魔术般的手,把它打造成一个近2000亿销售额,2400亿资产的世界级公司、世界财富500强企业。

 当时这家企业名叫中国新型建筑材料集团公司(中国建材集团前身)。听说是宋志平就任一把手,很多银行雀跃欢呼,说宋志平来了,我们的钱有人还了。听到这句话,大家觉得很奇怪,宋志平一个人到了这个企业,能把债还完吗?

 一次,大企业工委的赵杰兵书记,到公司听汇报。会后宋志平陪他去参观北新建材,路上他问:志平你刚来一年,这个公司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究竟是为什么?宋回答是上级领导的支持和干部职工的努力。他听后哈哈大笑,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把信誉从北新带到了中国建材。赵书记实在是看到了问题的本质。宋志平在北新刚做厂长的时候,北新那时候信用很差,银行都拒绝贷款。宋对财务人员说,我做了厂长,立个规矩,今后银行的本金一分不能欠,银行的利息一天不能拖。

 宋志平深知,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一个企业站在信用的基础上做事,就成功了一半。到中国建材集团一年后,宋志平就重组和清理了债务,把四大银行全部锁定,一切梳理停当。

 无独有偶,远在欧洲的法国,世界顶级建材企业圣戈班的董事长白法先生,几年前就开始研究中国建材,他说CNBM是全球建材行业最具动力的一家公司,他每个月的经理会都会问一句,CNBM在想什么?

 听到这件事,宋志平诙谐地说:我们自己没有发现自己,甚至我们也不知道自己遥远的目标,我们只是知道一路向前,向正前方走去。白法先生看出我们是一匹黑马。

 其实,作为一个全球知名的企业家,他可以从你的经营思想、发展战略,窥视到你的未来。

 宋志平说得很坦白:“我那时候做梦也想不到几年以后的今天企业会做成世界500强。2002年全国建材行业在大连开会,张人为会长说,我们行业还没有百亿级的公司,中国建材如果能做到100亿的销售收入,那该多好啊。我们的目标也是一步一步越来越清晰,我只是愿意面对压力,怀着这种压力的心情去做事情。”

 风起于青萍之末,宋志平以一颗素直之心、平常之心左右着他生命的法则。他说:“很多人以为我总是有一些很远大的理想和人生目标,其实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我只是在用一颗素直的心,去面对一个一个的挑战。”

 宋志平说:“我觉得做产业、做企业,素直的心非常重要,中国的企业家应该把做企业当做自己心中的一个职业来做,而不是作为自己的人生跳板。”

 商界传奇人物《亚科卡传记》扉页上有一段话:“我理解,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理解,不管天崩地陷都要勇往直前,这就是美利坚精神!”宋志平说,这也是企业家精神。宋志平会一字不漏地把它背诵给管理人员听。

 其实宋志平也遇到过困难,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时公司的市场和资金都遇到问题。但宋志平却对部下说,对困难的看法有3点:一是你困难大家都困难,可能别人比你更困难;二是最困难的时候,往往转机也就来了;三是所有的困难都要靠积极的态度去解决,这种心态难能可贵。

 宋志平常对他的部下讲:萨默尔森说美国的事业是企业,其实中国的事业也是企业。你们看,韩国如果没有三星和现代,韩国是什么样?日本如果没有三菱、丰田和索尼,日本又会是什么样?同样,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发展也是靠国之大企的崛起,如果我们每一个企业都能够做大、做强、做优,这将是一个多大的事业。这个事业需要很多人终其一生为之奋斗。

 也许,这就是宋志平阐释的“素直”的意义。


包容的心

有一种歌唱轻轻的,却能使人打开心房。

有一种爱呀淡淡的,却能给人无限希望。


 2003年年头,宋志平手中捏着区区20亿资产,开始思想着如何做成国之大企的蓝图。那时的中国新型建筑材料集团公司,主业属于普通装饰材料,更适合中小企业去做。而主流的建材产品,比如像水泥、玻璃,集团几乎都没有份儿。有人很为难:“我们没有像样的水泥、玻璃工厂,怎么回归主流建材?”

 宋志平先后拜访各路先贤,从行业领导到技术专家,从政府官员到企业大佬。事后他终于明白一个道理:要做大,就要回归水泥等建材行业的主流,生根于大行业,集团也应该更名。

 2003年初春,北京紫竹院附近一座普普通通的4层小楼,外面站着建材行业十几位重量级人物,他们缓缓揭开一块巨石上的红色帷幕:“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公司”几个大字跳入大家眼中。随着掌声的响起,兴奋的人们可能谁都不曾想到,眼前这几个大字将来会影响到全球的建材格局。中国建材要走一条完全崭新的道路。

 一位监事会主席在台上讲话:中国建材如果不在行业里做第一,这家央企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宋志平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

 “我感觉到,我必须向前迈出这一步。这跟我的性格有关,我喜欢蔡琴的这首歌,‘我的心是一片海洋,虽然温柔却有力量’。作为一个企业家,不管你是什么性格的人,你必须有执着的一面,坚定的一面,关键时刻你必须果敢地迈出一步。”

 宋志平这一步迈得惊天动地!

 要发展,手中一定要有钱,钱从哪儿来?宋志平想到资本市场。但公司已经有了北新建材、中国玻纤2家A股,当时A股增发遇到了困难,新股上市的指标握在证券公司的手里。

 一天,宋志平在办公室里翻阅报纸,忽然看到一则短讯:一家公司把A股打包起来,去香港上H股。他把报纸一放,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兴奋得在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终于找到方法了。

 2006年3月23日,中国建材在香港上市,股票代号HK3323。很多人还记得宋志平在全球路演时讲的一段话,他说:“中国建材的发展是一个稳健经营的故事,是一个业绩优良的故事,是一个行业整合的故事,是一个快速成长的故事。”

 宋志平的故事此后让很多投资者都发了财,从2.75元开盘,最高到39块,中间还增发了3次,10送10大比例送配。股本扩张让中国建材手中有了钱,发展有了底。

 2005年,中国水泥行业发展的大背景是,全国约有5000多家水泥企业,前10名的产量只占到总量的10%,而此时发达国家,前10名的产量则已占到60%。中国水泥急需改变产业集中度低的现状,行业结构亟待调整。

 宋志平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虽然他手中当时只有几条生产线。

 2007年初春,西子湖畔,著名的汪庄饭店。几位客人看似悠闲地品着西湖龙井,但此刻他们心里装的不是眼前雨前龙井的馨香而是外面犹如过山车一般的水泥市场。各家企业为求生存拼得你死我活,不得不竞相降价,一天内就会有成百万、上千万的损失,他们怎能坐得安稳?

 其中的4位茶客,就是占据浙江半壁江山的4家水泥厂的掌门人,也就是浙江水泥、三狮水泥、虎山水泥、尖峰水泥的老板。请喝茶的是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宋志平眼下心中十分清楚,他要打造的“南方水泥”,面前的几位缺了谁都不行。但此时这4位老板,每一位都找好了下家。宋志平不得不背水一战,攒下这一次违反常规的茶局。

 茶从早晨喝到晚上,最后每位茶客脸上的疑云尽消,4家最终都同意和中国建材重组。“过去打仗的是你们,现在你们准备引入4个新的战略伙伴,相当于聘请了4个雇佣军在打,浙江的局面仍然不会好转。只有中国建材把大家联合起来,形成一个主体,我们才能达到市场协同、市场健康化的目的。”宋志平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慷慨激昂,他温和平缓的声音却一字一句砸中问题的要害。

 宋志平终于用“竞争同归于尽,联合皆大欢喜”的一柄“透骨穿肠剑”,用他那“温柔却有力量”的包容之心,赢得这些明晓大义、心中肝胆的企业家的心,也赢得了这场改变未来中国水泥和世界水泥发展格局的经典战役。宋志平说,在解释中国建材发展动因时,大家往往看到的是清晰的战略和坚定的执行力,但促成中国建材稳定快速成长的却是包容的文化。

 “南方水泥”从此横空出世,以后被中央企业广为传颂的“央企市营”模式也新鲜出炉。2年的时间,南方水泥重组250多家水泥企业,使水泥产能从零到1.2亿吨。4年之后,“南方水泥”作为世界企业并购重组的经典案例,最终写入世界顶级商学院哈佛大学的教案之中。

 汪庄谈判,永远载入中国建材发展史册。多年后,当人们津津乐道于这个典故时,除了故事的跌宕情节,更愿意谈及的是宋志平深深影响行业发展的一个关键理念:共生多赢。

 “说到水泥重组,其实我是学习西方的经济理论,但我结合了中国的国情。我也崇尚竞争,我接受竞争理论,因为竞争可以提高效率,竞争可以促进创新,没有竞争这个社会就不能前进。但是同时我也觉得竞争要适度,竞争的目的还是要让大家共同前进,我觉得这才是竞争的原有之意。因此,我又十分赞成竞合理论。”

 很早以前,西方著名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提出了“模仿说”理论,他认为模仿是人类必须也是必然要经历的阶段,无论是平常人还是伟大的人,借鉴先人的经验会节省很多时间少走很多的弯路。在问起中国建材成功的案例时,宋志平从来是说,实际上我是学来的方法,我只是能学以致用而已。

 一次,宋志平在香港商务印书馆看到一本武捷思编著的《粤海重组》,那是他刚到集团不久,面临一些企业负债抵押必须有所取舍的问题。武捷思当过深圳市副市长,也在深交所干过,后来当过广东省省长助理,企业政府的经验都有。他负责完成了涉及60亿美元资产,牵涉到527家企业,1000多位股东的粤海集团重组。《粤海重组》这本书就是他的经验之谈。一看这本书有用,宋志平立刻买了一批背回来,分给干部们一人一本。宋志平从这本书中学会了取舍。

 “当时因为欠债,中国玻纤的股权给信达公司质押了,反复权衡后,我们一次性用近1个亿现金从信达公司赎回了中国玻纤的股权。”

 “其实任命我当中新集团总经理的那天,坐在主席台上,我收到了法院给我的传票,信达要冻结公司的财产。后来我去拜访信达,信达总经理见到我就说:宋总祝贺你当了总经理,我苦笑着说你的贺礼我收到了。”

 今天,中国玻纤已经做到世界第一大,它每年一届在中国的订货会,已成为全世界玻纤产业的奥林匹克。

 中国玻纤的老总是张毓强,改制后他已经不再是大股东,有一天一位记者问他:“你从过去的老板变成了央企的下属企业,你的心里怎样想?”没想到张毓强一拍胸脯:“我既是中国建材集团的干部,也是民营企业家。”宋志平用他那颗包容的心,创造了“央企市营”的成功模式。

 松下幸之助说过,带领十几人的团队,言传身教就够了;带领几千人的团队,用管理就够了;而带上四五万人,就要用思想去感化他们。宋志平在后面加上一句话:“如果你带的是几十万人,你可能就要双手合一,用一颗包容的心去拜托他们。”


负责的心

我的心是一盏烛光,虽然只能微微发亮。

为迷失的人指引方向,让脆弱的人不再迷茫。


 有一次,宋志平在党校给学员们上课,其中有一个学员提问:“宋总,之前我看过不少有关你的材料,在我的印象里,我觉得你肯定是一个很强势的领导。刚才听你讲课,却觉得你是一个很温和的领导。你觉得做企业领导人,到底应该严肃呢,还是应该像你这样温和呢?”宋志平回答道:“我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但可以说明这件事。一位企业家,就好像家庭里的父亲,有的父亲是严父,老打屁股,拿棍子打;有的父亲是慈父,没打过孩子一下。但问题在于,不管严父也好、慈父也好,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子女负责任。虽然大家都说我很包容,很宽容,很温和,但是我认为作为一个领导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颗负责的心。”

 每年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宋志平都要给领导班子谈谈心。前年讲的是提高修养,去年讲的是责任心和担当,而今年他讲的是做领导应有的境界。宋志平认为,教养和家庭出身有关,而修养则是后天可以提高的。关于境界,他认为应该包括战胜自我、理解他人、集体主义、全局观念和长远目标。做领导就要负责任,要勇于担当,遇到问题主动承担,不推诿,不扯皮。

 那是宋志平刚上任不久的一天,集团的楼下来了一伙儿下属公司的人,在底下闹。原来他们在亚运村买了房子,房产证没给他们办,大家交了预付钱,周转的钱却被花了,所以几十号人来找领导。办公室的干部来报告,要把宋志平锁在屋里躲一躲。“我说为什么要把我锁在屋里?我不怕人家来闹,那是我们的员工,我要听一听他们的呼声。”宋志平事后回忆说。3位代表上来了,宋志平热情地接待他们,中午又招待所有人吃了午饭。后来问题很快解决了。这些员工送来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为民做主的好官”。

 “每一次看到这面锦旗,我就在想一个问题,我们的干部每天面对员工,要负很多的责任,做企业家最重要的是担当。所以把央企领导人叫做‘央企主要负责人’就是这个道理。”

  作为上市公司,你还要对所有股东负责任。不但要做出业绩给股东很好的回报,还要把企业的发展和未来,如实告诉你的股东。路演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宋志平常常率领他的团队从北京起飞,一路从香港到新加坡,再到伦敦和美国,向投资者介绍他们的业绩,回答投资者的问题,接受他们的指导。虽然很累,每年两次路演宋志平一次不少,“作为中国建材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局主席,这是我的责任。”2009年,宋志平正要去路演,在赴机场的路上接到国资委的电话,让他紧急到国资委开会。宋志平调转车头直奔国资委,他接到了同时任中国医药集团董事长的通知。20分钟的谈话结束,宋志平重回机场赶上了原班飞机,继续他的路演。

  宋志平时刻教育年轻人,什么是企业和企业家的责任。

 由于兼任国药的董事长,忙上加忙的宋志平就更没有休息的时间。在过去的3年里,他只休息过两个礼拜天。他不近烟酒,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他把一点点的业余时间大都用在阅读上,他的书包里总装着书,还总是最新的书。他读的比较多的是三类书:人物传记、社会发展、企业管理。到香港,到新加坡,到日本,他总会去书店选书,“如果有好书,我会买回来看,并推荐给大家,集团每年总会选出3本书推荐给干部们阅读。”宋志平谈到读书总是脸上放光。宋志平常给部下讲,“要把时间用在学习上,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这其实是他自己的真实写照。

  了解宋志平的人知道,宋志平也总是把他的一些经验和体会与大家分享,这些年,他常常应邀去党校、央企和地方作些报告,涉及战略、管理、学习型组织建设、联合重组等,他每次都会认真准备,力争每次都讲好。作为两个董事会的董事长,他把公司治理的体会写进《从合规到绩效》、《董事会的使命》和《做积极的董事长》,国资委一位资深干部说,其实读了宋志平的这三篇文章,怎样做央企的董事会工作就基本有底了。宋志平管理的两个董事会在国资委被评为运行良好的董事会。宋志平更像个老师,指导着大家开好董事会,甚至也在教大家怎样做董事长。这些工作,宋志平也认为是他自己的责任。

  2010年,中国建材集团进入世界500强。

  “听到我们进入世界500强的时候,我是在路上,当时正去西安,开我们的干部学习会。那天晚上大家高兴地祝贺,我说我们真的是一不留心进了500强。可是进入500强时我想起了什么呢?我在想,作为企业我们是做大了,但要进一步做优做强,要成为全球行业的领导者,更重要的是要有先进的思想,可是我们还有很多不适应,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宋志平对部下说,所以我们要坚持“两个务必”,务必谦虚谨慎、务必艰苦奋斗 ,他也给自己制定了新的目标:为企业找寻新的思想。


仁爱的心

我的爱会一直成长,不停付出不再隐藏。

  那温暖可以融化冰霜,像寒冷冬天看见阳光。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宋志平第一个想到了轻型房屋。东南亚海啸,他们曾按照联合国的图纸援助灾民,他决定就用那份图纸做。5月13日,中国建材集团通过媒体宣布,捐助轻型房屋救助灾民。第3天,在频繁的余震当中,总经理姚燕带着项目飞赴灾区。5月20日,宋志平跟随国务院国资委领导到达绵阳震区汉旺镇,筹划帮助受灾严重的东汽建设临时居住区。

 在央企和四川省对接时,国资委领导对四川省委书记说:“你知道吗?志平是在你们的地还在动着的时候,就来到你们这儿援助来了。”宋志平崇尚至诚至爱。他觉得企业家应对社会、对企业或对员工有一颗仁爱的心。

  宋志平说,企业是人,企业为人,企业靠人。企业是人格化的企业,企业有文化更有责任。企业是一个社会的分子,离开了这些做企业没有意义了。

  西方管理学有一句话,你怎么对待你的员工,你的员工就怎么对待你的客户。如果你漠视他们,他们就会漠视企业。

  宋志平主导的中国建材集团,把员工的幸福指数看得非常重要。“如果员工说不幸福,企业再大毫无意义。所以我反对在企业里搞无原则的争斗,因为这些和员工的幸福是背道而驰的,都是为了个人利益,或者为了小集团利益而罔顾大家的感受,我不赞成这样做事。”

  有一年,宋志平带着大家去南岳衡山开董事会,空闲时间他并不是要去游山玩水,而是带着董事们去福严寺听主持讲禅。这位主持叫大岳法师,他从事佛学研究多年,把佛学概括为6个字:知足、包容、感恩。法师最后把这6个字写给了宋志平。

  宋志平在体味,中国建材集团原来的企业行为规范是8个字:敬畏、感恩、谦恭、得体,前4个字是心态上的要求,后4个字是行为上的要求。可法师讲的知足、包容、感恩,全是心态上的东西。“我们做企业也需要正确的心灵指引。”

  宋志平比较喜欢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过去宋志平认为现代化企业主要基于西方的哲学和文化,但从稻盛和夫那里,宋志平意识到,东方的思想尤其是中国国学文化也能成为现代企业的基础思想。稻盛和夫用东方的儒家思想做成了两个世界五百强企业。

  中国建材集团是快速成长的企业,没有和谐的文化,企业不可能长久。宋志平提出了中国建材的“4大和谐”主张:一是与自然和谐,善用资源;二是与社会和谐,服务建设;三是与竞争者和谐,互利共赢;四是与员工和谐,让员工和企业共同成长。

  中国建材的和谐文化用在实战中是讲“三分天下”而不是一统天下。中国建材的水泥战略也是区域战略而不是全国战略,市场协同,让每一个竞争者有自己的地盘。

  “爱心真的很重要,人到这个世界上来肯定不是自己活着,肯定不是一个人活着,肯定是和大家一起活着,所以大家都应该互相关心。”

  我们的主人翁有没有工作的委屈和伤痛呢?如果你问及宋志平,宋志平总是引用笛卡尔的名言“忙的蜜蜂没有悲哀的时间”来回答你。宋志平也喜欢陶铸《松树的风格》中“要求于人的甚少,给予人的甚多”这句话。了解宋志平的人说,很少见到他和部下红脸发火,更没听到过他去上级领导那里为自己争取过什么,他总是微笑着,既淡定又随和。

  宋志平从中学时代就很喜欢歌德的一首诗,这首诗一直在他的心中珍藏,那是《浮士德》中的片段,采访中他竟然给我们忘情朗诵起来:

  辽阔的世界,宏伟的人生,长年累月,真诚勤奋;不断的探索,不断的创新,常常是周而复始,永不停顿;忠于过去,而又乐于迎新,心情舒畅,目标纯正,这样又会前进一程……


结尾的话


  写宋志平是件比较困难的事。对于建材行业里这样一位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我常常在问:我能写好他吗?

  当了近30年的记者,见过的人物和场面也不算少,不管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还是行业精英,不管是著名经济学家,还是知名艺术家,我很少为采访发愁,带着采访任务去,总会写出一两篇还不会被一般人笑话的文章。

  唯独宋志平,说来是个亲近的朋友,却没有真正去采访他。这两年,我们有过几次促膝长谈,但多是谈历史和文学,这也是宋志平极感兴趣的,但一说写人物报道,我竟然找不出从哪里下笔!因为我心怀着一种尊敬。

  宋志平不但是建材行业的知名人物,还是社会的知名人物,国家级报纸电视台对他的采访也出了300页厚厚的一本书。怎么写?写什么?写出来读者还愿不愿意看?直到这次我在蔡琴歌声中悟出了这个题目《我的心是一片海洋》,我相信我找到一个让读者满意的视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