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聚焦

行业聚焦

企业观察报:宋志平:“混合”是国企改革的活力之源

 企业观察报:宋志平:“混合”是国企改革的活力之源 来源:CNBM发布时间:2013/12/3 11:20:29

       宋志平,眼前这位中国唯一的央企双料董事长,以及《财富》500强央企的双料董事长,他同时还是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这位善于行业整合的战略型企业家,善于总结国有企业改革和管理经验的企业思想家,“央企市营”理论的创立者,混合所有制的先行者,对于当前最引人关注的国企改革话题之一“混合所有制经济”,也许是最有感受力和发言权的。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国企改革指明了方向。会议《决定》的精神,将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决定》指出,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实现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增强国企的活力、影响力和控制力。这一切,都让不少国有企业深感振奋与鼓舞。

       蓝图已经绘就,大厦必将建成,但如何施工最合适呢?11月21日下午2点,在中国建材集团总部大楼,中国建材集团、中国医药集团董事长宋志平,结合自己多年的实践,对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些重要问题,提出了一系列真知灼见。


理论:“混合”是国企活力之源


       记者: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广受关注,您如何评价它对国企改革和发展的重大意义?

       宋志平:本次三中全会的《决定》是一个很全面、很深刻的文件,我感觉非常振奋。我们的国有企业通过坚持市场化改革,总体上已经符合市场要求,但是在改革和发展中也积累了不少问题,需要进一步改革,进一步解放生产力。《决定》明确提出全面深化改革、鼓励发展混合所有制、推动国企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可以说为国企改革打开了天窗,指明了方向和重点。遵循《决定》去做,一定能把改革做好,对此我们充满信心!

       《决定》明确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回答了改革的目标是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是改革的出发点。继续强调 “两个毫不动摇” ,将促进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目标重点,牢牢建立在科学总结和全面深刻认识公有制经济发展与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关系的基础上。《决定》提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参与市场竞争。这不仅是对非公有制企业的松绑,也意味着打破对于竞争性领域的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发展的限制,通过进一步“市场化”和参与市场竞争,实现政企分开,让国有企业变成更有活力的的市场竞争主体,国有企业将迎来广泛的新机遇。

       记者:那么,《决定》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对国企的改革和发展意味着什么?

       宋志平:“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这一提法概括和总结了我国目前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在市场中高度融合的现状,它肯定了融合的意义,扩大了国企影响力,对于国企保值增值都有好处。而且,这种混合经济对我们参与国际竞争也有利,同时还能把民营企业的创新精神、企业家精神和市场活力引入国企,改变国企传统的行政管理色彩。可能绝大多数的国企,今后走的道路都会是混合所有制的模式。它将是国民共赢新的企业组织模式。

       以前,在国企和民企问题上,要求国企退出竞争领域的呼声很高,但国有企业都退出,不符合现状和国情,也做不到。充分竞争领域的国企在技术创新、结构调整、参与国际竞争等方面依然起着重要作用,不能简单地说退出,最重要的是如何让这部分国有经济按市场运作,让国企充分融入市场。

       混合所有制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在混合所有制里,国有经济以股东形式存在,和民企一样,只是企业出资人。现在国有控股企业包含绝对控股和相对控股两种形式。在很多国有相对控股上市公司里,国资股份比例也不高,往往也是逐级控股的,把这样的企业视同完全的国企也有些牵强,现在可把其视同国民共享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国有经济可以一部分以国企形式存在,一部分以混合所有制的形式存在,甚至一部分以民营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参股形式存在。《决定》鼓励民营资本参与改制,同时鼓励民营资本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这给下一步国企改革提供了很大的空间。

       混合所有制的企业很多,如中联重科是混和所有制企业,联想从国有企业变成了混合所有制企业,我担任董事长的中国建材、国药集团的多数下属企业也是混合所有制企业。


实践:成就两家世界500强企业


       记者:建材和医药都是充分竞争领域,这也是民营企业快速发展的领域,您带领中国建材和中国医药是如何推动混合所有制的呢?

       宋志平:我很早就在中国建材搞了混合所有制。不是有先见之明,实在是因为实践出真知,是因为中国建材身处在充分竞争的领域里,在这个领域,基本上是民营企业的天下。

       中国建材的发展史,就是一个不停地和民营企业进行混合发展的历史,而且混合度越来越高。如果不是混合所有制实现共赢的话,今天的中国建材和国药就不可能做到《财富》世界500强。

       中国建材是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形态,中国建材探索“央企市营”改革模式中有个公式,即央企的实力+民企的活力=企业的竞争力。

       中国建材在全国进行了水泥行业的联合重组,和民企融合得非常好。一方面,放大了原来的国有资产,放大了国资的控制力,另一方面,实现了国资的保值增值。中国建材的净资产620亿元,其中200亿元是国有资本,420亿元是社会资本,从资本角度看国有资本只占1/3,虽然国家还是第一大股东,但是这家企业已经和传统的国有企业完全不同了。国药集团也差不多。混合所有制还促进了现代企业制度建设,规范了公司治理,提高了国际竞争力。

       在充分竞争领域里如何实现快速发展,国家的政策就是用一定的国有资本吸引大量的社会资本发展,产生集聚效应。最近这些年,中国建材集团的资本收益率都在20%以上,高过很多上市公司。

       记者:中国建材目前的国有资本仅占1/3,非公经济比例已经相当高了,未来中国建材这个股权结构还会不会变化?

       宋志平:以前,中国建材允许民营企业占30%的股权,现在已经突破了,将来还有可能打破这一比例。过去我们提倡都要绝对控股,后来讲要相对控股,现在我们也可以讲“参与”,让民营资本控股。只要有利于国有经济的发展,有利于企业的保值增值,有利于国企发挥活力就可以,国企不一定都要控股下属企业。

       记者:在您看来,资源、军工等特殊行业,可不可以实行混合所有制?如果非国有资本控股的话,会不会让国家安全失去控制?

       宋志平:这些行业的企业也可能出现国有资本只是参股的情况,不过这样股份可以当作金股来处理。国资虽然占股较少,但是如果企业要是出售给海外机构,或者是违反国家现有法律或者国家利益,这些少量的国有资本可以有否决权。在西方,通过金股制度实现国家战略利益的控制力也很常见。即使军工企业国家也不一定都是从股份上控制。


态度:要看到风险更要接纳包容


       记者:很多央企或者国企也想引入非公资本,增强活力,但是他们担心的是民企操作不规范,风险不小。根据您的经验,发展混合所有制如何才能规避风险呢?

       宋志平:混合所有制会带来“杂交优势”,混合创造新物种,混合就是一场进化,进化中难免出现些问题,不过问题都是可以在发展中解决的,国企负责人应该从心理上接纳这一点,看到更多正面和积极的效果。

       首先,今天的民营企业和10年前、20年前已经不同了,他们已经成长起来了,经过磨练和规范化,比以前大大进步。第二,要公平地对待民营企业,国企民企都是市场中的一种基本存在形式,要实现融合,必须从心理上认同。在中国建材总裁办公会上,如果你认为在座的一半以上是个体户,这会就没法开了。但如果你认为大家都是职业经理人,都按照你的要求在工作,他们都是团队成员,你从心理上包容了他们,就能够更好地实现融合。这也是以前《包容的力量:宋志平的企业心路》那本书所要传达的意思,是我多年的真实感受。

       第三,国企和民企有很强的互补性,有竞争更有互相促进。国有企业的管理者往往少了一些市场化拼搏、打拼的能力和热情,民营企业的管理者少一些规范化的东西,所以双方要相互学习,相互补充。在中国建材大家融合得非常好。

       融合过程中会有摩擦,这也能帮助企业发现问题。比如有的民营企业家加入中国建材后发现,有的国有企业高管花钱大手大脚。这些民营企业家注意到不规范的投资和做法影响了他自己的利益,便把问题反映给我。这就是常讲的所有者到位的巿场机制,若不然,我或许很难发现这些问题。在混合所有制里,多了双民企所有者的眼晴,使企业増加内部的天然监督。

       同时,民营企业家加入国企之后,他们的管理水平得到了提高,不仅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还能获得比以往更多的利润分成。所以这是一种真正的双赢,我把它概括为“国民共赢”。

相关文章: